愚人节发文

好久没写东西。最近想的东西有点多,不过好像也没有总结出太多有价值的思想出来。

自从国内回来,先后经历了各种纠结,换导师转硕士。转硕以后开始复习准备面试以后,总是不断发现自己知识的盲点,每次发现都很痛苦,羞愧,因为知道这都是我大四以来长期得过且过的结果。另外心态也一度非常不正常,不断陷入和别人比较的痛苦中,希望时光可以倒流然后我要重新努力。后来想明白了,不同的道路会看到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风景有不同的乐趣,一个认真积极的生活态度,愿意去热爱生活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发现有一个矛盾。大家觉得我很乐观 我自己觉得自己其实很悲观;我觉得自己多愁善感,别人都觉得我无忧无虑;别人觉得我大大咧咧,我觉得自己心思细腻。别人关心你同情你的地方,你根本不在乎;别人不在乎你的地方,有时候确是伤痛所在。 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个认知下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。也许完整的认识自己是人的一生都无法完美终结的过程.

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天真的我曾经认真的问过大姐,为什么我总觉得周围发生的一切就像电视剧,而我就是电视剧中的主角,故事永远都是围绕我这个主角发生的,其他演员心里在想什么我总是无法确切的得知。多年以后回想起我这个问题,自己都惊讶为什么那时候的我会有这种问题。

弗洛伊德的理论里分析人的性格貌似对童年时期的经历看的比较重。我常常发现,当我不去过度努力回想具体的细节的时候,只是宽泛的去回忆“童年”2个字,我脑海中总是出现2副极端的图像,一张是我上学前一个人经常在单位的办公楼以及学校家属区附近,捡着棍子之类的“武器”到处晃荡,经常自己和自己玩游戏,一个自己是土匪,一个自己是警察;有一次从楼梯上摔个跟头从3楼连滚带走到2楼,然后又从2楼滚到1楼,爬起来后看看周围没人,眨巴眨巴有点泪水的眼睛,继续晃荡。我上小学后的课后生活在前2年仍然常常是一个人,经常因为无聊被带着和姐姐的朋友们去一起玩, 此外成绩差,不做作业,各种留校,老师各种嫌弃。另一张图像是小学大概3年级开始,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里,成群的玩伴,在学校玩纸牌玩乒乓和女生吵架,晚上和周末和另外一批人玩游戏偷葡萄打扰老人午休,踢足球打乒乓球,集体自我制造恐怖气氛然后从学校厕所翻到后山上企图大逃亡,成绩优秀,老师各种宠爱。等等。总体来说我对童年时期的记忆是早起的孤单+后期的“如鱼得水”。早期的孤单似乎占的分量很重,总是第一个浮现到我的脑海里。或许这样的童年经历造就了我内心深处的孤僻伤感,以及外表的乐观开朗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